首页 > 价格行情 > 正文

美国“独角兽”巨头出事了!罢免CEO 最大股东站出来支持
发表时间:2019-09-23 20:47:1802:39???来源:本站 ???点击:3941648

摘要:豹猫,豹纹陆龟,豹纹,千里起解,千里迢迢的意思,千里马招标
摘要 【美国“独角兽”巨头出事了!罢免CEO 最大股东站出来支持】一家风投公司的产业链扩张或正演变为一场董事会罢免的闹剧。(中国基金报)

  一家风投公司的产业链扩张或正演变为一场董事会罢免的闹剧。

  作为共享办公鼻祖,WeWork继估值从470亿美元缩水至200亿美元之后,今日,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透露,其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长Adam Neumann(亚当诺伊曼)或将被弹劾,包括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在内的董事会多名成员希望其放弃WeWork首席执行官一职。

  此前,本来即将上市的WeWork宣布推迟IPO路演。其提交的IPO文件显示,该公司出现了巨额亏损,其异常复杂的管理结构将权力集中CEO亚当诺伊曼在手中,令投资者望而却步。

  外媒TechCrunch也曾报道称,诺依曼本人已经在 IPO 之前从公司套现超过 7 亿美元,这些套现包括售股以及股权质押贷款。由于创始人通常都会等公司 IPO 之后再会套现,因此诺依曼做法的规模和时机都很不同寻常。

  多名高管相继离职

  根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最近几个月以来,在共享办公鼻祖“WeWork”内部投诉和IPO计划不确定的情况下,已经有十多位高管申请离职。

  离职高管包括ARK房地产基金前首席投资官Wendy Silverstein、前房地产合伙企业负责人Sarah Pontius、前全球业务和财务运营负责人Ted Stedem、前首席品牌官Julie Rice、前首席传播官Jennifer Skyler、前公关负责人Dominic McMullen,以及近十多位高级人力资源官。

  今天,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WeWork董事会有望在本周尽快召开,并有可能通过让亚当诺伊曼担任非首席执行官的提案。随后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也证实了该报道,据CNBC报援引消息人士透露,软银集团的孙正义赞成罢免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WeWork的董事们计划在本周晚些时候召开一次董事会,讨论解雇诺依曼的细节。

  WeWork的多事之秋正在延续

  继打车平台优步(Uber)之后,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年度第二大科技独角兽WeWork恐怕无法如期上市。

  WeWork于2010年在美国纽约诞生,作为一名“二房东”,其主营业务是为初创公司和自由职业者提供“共享”办公场所,目前业务范围已扩展至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的百余座城市,会员数量超50万。

  今年八月,WeWork公布了其招股说明书,在说明书中,WeWork把自己定义为一家科技公司,“科技”成为最高频的词汇之一,公司也使用了科技公司常用的基于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的估值方法,估值高达470亿美元。

  但外界对于WeWork公司潜在IPO估值的报告并不乐观。据《华尔街日报》之前报道,其IPO估值可能跌至200亿美元以下。随后,CNBC报道称预计其能跌破150亿美元,路透社则表示它可能低至100亿美元。WeWork的母公司We Company也大幅调低了IPO目标估值至200亿美元。

  根据招股书,WeWork已经连续四年净亏损。从2016到2018年,WeWork的收入增长超过4倍,但亏损也几乎以同样的速度在增长。财务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WeWork的收入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18.2亿美元,净亏损分别为4.3亿美元、8.8亿美元、16.1亿美元。2019上半年,WeWork营收15.4亿美元,净亏损6.897亿美元。

  软银此前投资100亿美元持有三成股份

  此前,软银公司一直对WeWork青睐有加。据彭博社报道,软银集团及其子公司合计持有WeWork约29%的股票,持股数量超过了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依曼。招股书披露,2017年1月以来,软银集团、软银愿景基金及其子公司累计对WeWork及附属公司投资约106.5亿美元。

  而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其实早在2017年,软银愿景基金就以约200亿美元的估值投资WeWork,随后软银集团也不断注入资金,最近一次是在今年1月份。

  在估值持续下行、市场需求萎靡后,软银对WeWork的耐心显然所剩无几。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软银集团9月11日敦促其搁置IPO计划,但WeWork却不顾反对继续推进。WeWork的IPO估值若降至200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和软银集团上百亿投资的收益都将大打折扣。

  外界对此次IPO并不看好

  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Boston)行长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说,共享办公场所的兴起可能正在创造新的金融稳定风险。他提到,“不断发展的市场模型,加上低利率,正在商业房地产领域创造一种新的潜在金融稳定风险。其中一种市场模式是在许多主要的城市办公场所开发联合办公空间。”

  “共享办公模式依赖于短期租赁的小公司租户,再加上业主可能缺乏追索权,这一事实在经济衰退时期可能会带来问题,”他说。“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在共享办公模式大举渗透的城市,银行向业主发放的贷款,是否会比我们以往所见的违约发生率更高、损失违约率更高。”

  纽约城市大学巴鲁克学院教授、地产学专家帕维尔·克里文科指出,美国现在普遍存在的对未来经济会否衰退的担忧,对WeWork的实际运营影响很大。因为他们已经与地产所有者签下租约,这部分租约数额超过他们与企业客户签署的租约。因此他们要支付的租金必定超过企业客户要支付给他们的租金。由于经济不景气,客户需求会降低。他们仍然需要付租金,但未必有足够的客户。

  孙正义的艰难扩张之路

  孙正义领导下的软银最近几年几乎包揽了全球知名互联网独角兽公司,软银的打法是通过快速、大规模(多轮、高金额)的投资来大幅提升创业公司的估值。但旗下投资的多个科技公司都表现不佳。

  软银曾在2018年年初投资13亿美元其上市前最大的股东,占股比例约20%。但Uber自今年初上市以来,股价一直萎靡不振,进入8月份以后,股价更是不断走低。

  此外,由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一直悬而未决,使得软银一直未能获得在Uber的两个董事席位,这使得软银未来对Uber的业务和运营方面的影响力也受到限制。截至最新收盘,其股价32.6美元,市值554亿美元,较其在一级市场上曾高达720亿美元的估值而言,已经缩水超过20%。

  在截至今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财报中,软银已经计入约18.4亿美元“未实现亏损”,称该亏损主要由于对Uber及其他初创公司的投资价值的下降。

  除了Uber以外,软银大举投资的其他几家初创公司的境况也均不乐观,WeWork上市搁浅,价格缩至一半;企业通讯服务Slack公司9月初发布的上市后首份财报显示,对未来的营收预期不佳,导致股价当天一度暴跌超过15%。

  投资业绩不佳,软银正在募集的第二期千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也遭遇到困境,部分机构投资者基于第一期愿景基金的投资表现,已经对参与第二期基金表现出更多的犹豫和谨慎。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责任编辑:DF142)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分享到:

?

收藏